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...
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...
首页- 生活都市- 宅男的悲剧情人节
宅男的悲剧情人节

如果您喜欢本站,可以记住下面这个地址发布页!方便随时找到[成年片黄网站色大全-A级毛片免费观看-欧美成人网站-热图站]

地址发布页:

Contents


严选免费成人小说
我和表姨妈的性福        儿子尽情的干吧        在老公的眼皮下偷情       超爽女友        无聊搭讪风流少妇
山村里伦理冤孽        一个妻子的3P体验        饭店兼职时的女子        修理奇遇——玩彭丹        十九岁的保姆小棉        


  2。14,情人节

  宋小山特意把自己打扮了一番,看上去爽利了很多,也更显青春。其实宋小山的年纪不大,也就二十五,但是平时显得过于严正,老成有余,以至于大家第一次见面都会高估他的年纪。

  这是他和女朋友梅虹第一次过情人节,也将是第一个有人陪的情人节,对于他来说意义重大。为了这一天,他也筹备了挺久,不仅去买了玫瑰,而且也设计了一套行程,当然行程的最后目标地将是那一张位于蓝海宾馆的美好的床。

  二个半小时后,他来到了梅虹的宿舍外。宋小山参加工作一年多,家里也就小康程度,并没有能力买车,只能坐公交车。每次来看女朋友的这二个半小时对他来说都是一种折磨。今天特别如此,隔段时间就要拿出手机看下时间,还往车窗上照照,自己的髮型乱了吗,自己的衣服是否合身……手里拿着红玫瑰的宋小山引得路过的妇女频频回头,还不忘在身边的男人身上扭一把,然后一片幽怨的眼神扫过,直把男人们酸逝世。

  宋小山对自己引起的关注十分满意,看来这招对于象牙塔里的学生们还是有必定的杀伤力的,可是心里又不由悼念起学校的日子,也懊悔当年没有风花雪月一把。

  有时候,宋小山很爱慕梅虹,因为梅虹还在读研二,还是一个学生,不像自己在一个私企打拚,赚着可怜的工资,还怎幺也看不到前途,当年应当持续读研的,不过是不是可以回炉改革呢,宋小山经常如是想。可是他也就想想,他也知道自己有几斤几两,说不定这份工作丢了不稀奇,还落得糟蹋时间,然后再去人才市场投简曆,每想到他又会一阵颤慄。然后他又会对自己说,我就是太爱好安适的人。

  其实,他就是一个宅男,是那种有吃有喝万事不愁的宅男。

  可是,现在他有了梅虹,情况又有些不一样了。

  梅虹是他兄弟李震的女朋友王霞的同学,一次在与李震两口子吃过饭之后谈起他的毕生大事。李震的女朋友王霞就调侃着给他介绍一个,李震也就在一边起鬨,撺掇他。宋小山也估计孤单的太久了,想找个女朋友试试,架不住李震两口子的劝,勉强答应下来。

  见宋小山答应下来,王霞就开端介绍梅虹的情况,生物系高材生,容貌堪比张柏芝,更难能可贵的是至今单身,只见不断有男的献慇勤,却没有任何绯闻。

  这时候,李震在边上直流口水,两眼放光,「哥们,有福啊!努力吧!那女的就是一极品啊!」王霞两眼放出一道狠光,然后一声凄厉的喊叫划破酒店上空,把另外的客人吓得直跳叫妈。

  「老婆……」这时候的李震就是一萎男子,妻管严。

  不过,宋小山倒是嘿嘿直乐,他信任李震的眼力,就如当年两人同时看上王霞,惋惜当年李震这厮动作锋利,而宋小山那时候更宅,才两个回合就不得不败下阵来,只能违心肠祝福兄弟幸福长久。

  梅虹绝对是个才貌双全德艺双馨的女孩子,我还怕你配不上她。这是王霞最后的总结,也是对此次相亲的担心。

  宋小山刚开端不认为意,但是他看到梅虹的第一眼就信任了王霞的话,如果说用一个词来形容的当时的心情的话——自惭形秽。

  梅虹目测身高一米六七,宋小山一米七五的个显然有点不相配。而那精巧端庄的五官,白净润滑的皮肤,足以让一切黯然失色,那一头如瀑布般的黑髮曼舞飞扬,能牵动所有男人的视线,那一身素净的休闲装烘托出傲人的身姿,是一个天赐的尤物,却又如此淑女可人。

  梅虹这幺精彩,宋小山也非一般人,在刚开端的伤怀之后,就决定抓住机会为一生的幸福奋斗。他充分施展宅男本质,把二十几年的豪情喷发出来,浇灌到这朵耀眼的牡丹花上,而他也居然顺利的拿下了梅虹。

  李震两口子为此却大跌眼镜,那王霞感到梅虹去相亲已经是够给面子了,而真的跟宋小山好上那简直是比天方夜谭还稀奇百倍,可是事实如此,从此宋小山春风得意,对李震两口子也是百般感谢,甚至拍着李震的肩膀说,「哥们,当年我让你一个王霞,如今你还我一个梅虹,真讲义气啊。」直把李震说得想把宋小山大卸八块然后跳楼自杀。

  这些其实也就是三个月前的事情,三个月后的今天他和梅虹要过第一个情人节了。

  宋小山摆弄了一下衣服,凑到玫瑰上闻闻,那沁人的香味能降低他的紧张心情,也能疏散他对梅虹的思念。他看了一下表,四点五十,离约会时间还有十分锺。

  他擡开端望向宿舍楼的门口,这时刚好一群人出来,而宋小山一眼就看见了人群中的梅虹,她一身素雅的衣服却仍然那幺耀眼,可以让人一眼认出。

  今天的梅虹没有画过妆,但也经过精心打扮,这让宋小山感到一阵满足,惋惜这也让他没有看出梅虹脸上那一闪而过的徘徊。

  「送给你的。」宋小山把花递给梅虹,本来他筹备一堆话来着,可是事到临头却只是这幺简略的四个字。

  「谢谢,很俏丽。」梅虹开心的接过花,本来有点低落的脸上也是涌现一阵红晕,到底在大庭广众之下吸收一个男人的花,她也不是很习惯,有点害羞。

  「其实你更俏丽!」宋小山凑到梅虹的耳边,低声说道。

  「贫嘴!」梅虹不好意思了,但是对于男朋友的谄谀倒是非常爱好的。

  「真的,再美的花也比不上你美,再香的花也比不上你香。」宋小山见梅虹的美态,更是施展宅男本质,上桿子般的说起情话。

  「尽瞎说!」梅虹更不好意思了。

  「没瞎说,都是心里话。」

  其实宋小山还真没瞎说,就在刚才看到梅虹的时候,他创造即使是玫瑰花也比不上她的美,而在他凑近她耳边说话的瞬间,那魅惑的女人香更是让他神魂颠倒。

  宋小山在海岸情人吧订了地位,这让李震爱慕了一阵子,甚至想用从王霞那儿获取的女生私密跟他换,惋惜事关人生大计宋小山当然义正言辞的拒绝,再说自己已经拿下梅虹又怎会在乎那点私密?

  海岸情人吧就在梅虹学校不远,开这间店的老闆瞅準了学生情侣这个市场,精心打造了这个学生情侣约会圣地,而在情人节这个重要节日,至少在十天前通过关係才有可能订到地位,这也难怪李震爱慕,为此李震也不知道受了王霞的多少白眼。

  牵着梅虹柔腻的手,散步在熙熙攘攘的街上,感受到那些男人和女人爱慕的眼神,宋小山涌起的是一种自满一阵幸福。这样的幸福感在他与梅虹好上之后已经不只一次的领会到了,而每次都能让这个宅男神游天外。不过这一次却让他回想起来了一个月之前的那个淩晨,那个同样的充满幸福的淩晨。

  那个淩晨的前一晚,已经成双成对的宋小山和梅虹两人宴请李震两口子。按李震那牲畜的说法是对媒人的谢礼,宋小山对此呲之以鼻,不就是想剥削一下他的经济吗?宋小山揣测李震这厮是不是涌现经济艰苦,想通过他来援救一下。后来的情况倒是可以印证一二,不过他也不会再计较了,他甚至对李震感谢得泪流满面。

  不过在那个晚上的宴席上,宋小山和李震两人也不知道抽的什幺疯,酒是一瓶一瓶下肚,两个女人在边上干着急,怎幺劝都劝不住。成果是两败俱伤,两个可怜的女人只能做起护草使者。而现实是,两个女人并没有实力把两个男人架回去,所以就近去旅馆开了房间。

  也稀奇的是,两个女人把自己的男人架到了两个房间,而当梅虹意识到问题所在想去和王霞商量,却在她推开李震房门的时候,看到了不该看的场面,听到了不该听到的声音,那两口子居然已经赤身裸体上演武行了。梅虹「呀」的一声赶紧退出房间,而那两口子对这个不速之客居然没有一点察觉,而后来梅虹对宋小山说起这事的时候,宋小山对李震直接鄙视,这厮吃我的喝我的,连和女朋友开房的钱都是我的。

  再说那个淩晨,宋小山醒来的时候头疼的厉害,这是宿醉的正常成果,可是当他感受到怀里一堆软肉的时候,脑袋「哄」的一下就被击得一片空白。这是梅虹,赤身裸体的梅虹啊。

  只见梅虹乌黑秀髮挡住了半边脸,另半边趴在他的怀中,但是他还能看见那端庄的脸庞,安静的呼吸,柔嫩的身子在他怀里有节律的起伏,而他的手第一次直接笼罩在梅虹除手之外的身上,那柔腻之感直击心灵,他的心在发抖,他这辈子都没有过这样的感到,这种感到足以让他一阵发麻,不知所措。

  昨晚产生了什幺?

  这个问题开端在他的脑中徘徊,但是宿醉的成果是反响迟钝,甚至还有点失忆的感到,这让他有点苦楚。但是很快一个个片断涌现,逐渐组成一组画面,他先是目瞪口呆,然后欣喜若狂。

  昨晚到底产生了什幺!

  宋小山那个美啊,他已经想起了全部过程。

  当时的情况是宋小山渴了,梅虹就拿了杯水过来,他记得他一把把梅虹拉到自己的怀里,那杯水把梅虹的衣服溅出一滩湿印,然后梅虹想把他的手摆脱,可是那时的宋小山哪容得梅虹的半点挣扎,他一下子用另外一只手抱住了梅虹的全部身子。

  「梅虹,我爱你!」「宝贝,我好爱你啊。」「梅虹宝贝!」……宋小山不断地含混地说着,甚至在把他的吻落到梅虹的脸上的时候,还不停的呢喃。

  「小山,你醒醒!放开我!」梅虹受不了宋小山的酒气,努力央求着。

  可是,那时的宋小山已经慢慢被压抑许久的愿望盘踞,他的手开端在梅虹身上游离,他划过梅虹柔软的身躯,那种震动之感一如早上给他的感受,不过那时候的他被酒精所麻痺并不能完整的感受。他不断的蹂躏着身上的娇躯,他伸进她的衣服里,第一次握住了那巨大的神峰,淩晨的他想起来那时候的感到就是在云中,在棉花堆中,可是那种感到又岂有这对丰乳给他的温温暖柔滑。

  当宋小山握住梅虹的双乳的时候,梅虹慌了,她能感受到宋小山手上传来的热度,这让她一阵酥软,不应当这样的,她想奋力的挣扎,想要摆脱宋小山的怀抱,「小山,放开我……」可是答複她的是宋小山的嘴唇,她的央求就这样被彻底的堵住了。

  回想到这,宋小山呵呵直笑。

  喝醉酒的宋小山有点急,他要快速有力的佔领女人的大本营。他胡乱的解开女人的裤子,一只手插进女人的双腿间,抚摸那湿湿的温热的神秘之处。本来迷失在宋小山的湿吻中的梅虹一下子甦醒过来,柔弱的双手擒住宋小山的手,想禁止宋小山的扰乱。可是,这点微弱的反抗在宋小山进攻到神秘深处的时候被彻底化解。梅虹又一次迷失了,也彻底的迷失了。

  宋小山腾出手快速的脱去自己的裤子,此时还不忘激吻着梅虹,还不忘骚扰梅虹的秘处。当他哆发抖嗦的把自己的长枪对準目标时,看着已经被豪情燃烧的迷迷糊糊的女人,宋小山感到到了一种光荣,他控制了战斗的主导权,也将博得战斗的成功,拔得这个女人的大本营。可是那时候的宋小山哪有这幺多的时间去感受,只是在淩晨回想的时候,宋小山也感到这是一次战略性的成功。

  温暖,柔滑,紧凑。这是梅虹的秘处给宋小山的感受,这种感受给宋小山带来宏大的冲击,这是对他的神经的一次严重寻衅,当时的他一下子坠落到了神仙地步,坠落到愿望之海,他游啊游啊游,就是没有尽头,他也不想上岸,在这个巨浪的温床上,他只想逝世去活来。

  他感受着梅虹给他的美好,揉捏着梅虹的娇躯,享受着梅虹的娇吟,然后不断的冲刺,他盼望让这美好的感到来得更激烈。

  梅虹和宋小山同样迷失在了这愿望之海,她努力的回应着宋小山,宋小山那不算强健的身子在此刻满足了身材的饑渴。她搂住男人的腰,混乱的黑髮遮住全部脸,喘息也有点混乱,在这个意外的迷乱之夜,她也没想到能给她带来如此的刺激。

  醉酒的男人和迷糊的女人就在原始的愿望中迷失了,单调的姿势,重複的冲刺,却给这对男女带来了最强烈的刺激,他们在那冲刺的最高峰宣洩自己,简直声嘶力竭。

  宋小山的记忆在那冲刺的高峰戛然而止,他迷迷糊糊的抱住身下的女人沈入睡眠,而估计梅虹在豪情过后也许太累了就在宋小山的怀中睡过去了。

  然后那个早上,那个抱着梅虹醒来的早上,他感到了无比的幸福,自己真的拥有这个女人,自己值得爱一生的女人,可是他真的没有想过自己有没有能力去爱。

  那个早上当梅虹醒来的时候,粉拳直往他的身上落,他也乐得吸收。他想吻梅虹,可是人家嫌他臭。他想重温一次,可是人家早就抱着床单跑去浴室。

  那个早上,更可笑的是,李震看到从房间里出来的春光满面的宋小山,把眼睛都瞪圆了,王霞也是挂着暧昧的笑。而宋小山看着他们傻乐,梅虹却是很不好意思的低着头,脸上又不知不觉红了起来。

  「惋惜,那以后就是没有再来一次的机会。」看着街对面的海岸情人吧,宋小山感到一阵惋惜,他实在是很悼念梅虹那可人的身子,他很想在自己甦醒的情况下再次拥有她,不过他看了一眼身边的曼妙身姿,好像又是下定决心似的,「今晚,就在今晚!」「想什幺?笑成这个样子。」梅虹很奇怪宋小山的脸上涌现那种淫蕩的笑。

  「哦,在想今晚和你在一起真是太美好了!」宋小山自己都感到一阵肉麻,以前自己也不这样会甜言蜜语的,要不然连女朋友都还需要别人介绍呢。

  梅虹倒是不疑有他,只是对情人的话很受用,也许是她也想到这是和男人过的第一个情人节,想到男人送给她的花,想到男人的精心筹备,也是会心满足的笑了。但是她看着街对面的海岸情人吧又有点迟疑,然而知道自己拗不过男朋友的慇勤,只能跟着男人的脚步踏进情人吧中。

  海岸情人吧今晚的人很多,他们到的时候基础上都已经坐满,但是没有那种喧闹之感,依然散发着一丝幽雅,这也正是海岸情人吧吸引人处之一。海岸情人吧的每个桌子都是隔开的,就是为了特意营造那种情人的私密空间。宋小山订的地位在一个水箱边,能观赏到水箱里各种俏丽的鱼,增长一丝情调。

  服务员特意给他们的桌上点了蜡烛,还不忘给他们推荐特点菜。宋小山速度的把服务员打发走了,这幺重要的时刻怎幺能让服务员在这里碍眼。

  「哈哈~ 」梅虹掩嘴笑了起来。

  「怎幺了?」宋小山看见美人笑,有点反响不过来。

  「你这幺急着赶服务员走干吗,你没看他那可怜的样~ 」「哦,当然是因为你了,像你这样的美人当然只能让我亲近了。」宋小山涎着脸,油嘴滑舌起来。

  「又贫嘴!」梅虹已经开端习惯宋小山的这一套,但是在心里还是没来由的一阵甜蜜,同时擡头朝边上张望。

  「瞧什幺呢?」

  「没,没什幺?」听到宋小山发问,梅虹脸上一阵忙乱,赶紧收回眼力。

  宋小山也朝梅虹看的处所瞧了一圈,但是没有看到什幺稀奇的处所,他猜忌梅虹是不是怕在这里遇到什幺熟人,感到不好意思了。想到这,宋小山心里又是一阵得意的笑。

  这时,梅虹的短信铃声响了起来。梅虹拿起手机看了一眼,然后紧张的擡开端朝宋小山的身后看了一眼,接着眼神一呆,却又立即低下头把弄手机。

  一直在关注梅虹的宋小山感到奇怪了,难道真的看到了熟人了,他回过火看去,却只看到几个服务员在那,并没有看到所谓的熟人,恩,奇怪了。不过就这一会,两人的气氛都有点沈默了。

  「今天这儿人可真多啊。」梅虹似乎意识到一些问题,然后开端找话题跟宋小山聊天。

  「那当然,今天的地位至少十天前就被订光了。」说到这点,宋小山倒是感到很自满,为了这一天他可是花了大工夫的,而能约得美人共同在此进餐他也是一阵满足。

  惋惜梅虹的短信铃声再次打断了两人的交谈,梅虹不好意思的笑笑,然后拿起手机来,这时的宋小山有点恨创造手机的那家伙,真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。

  梅虹看完短信,却是呆住了。

  「没事吧。」宋小山感到自己都快成了一怨夫,有了满肚子的委屈。

  「没事没事。」梅虹连忙收起手机,「嗯,不好意思,我去趟洗手间。」看着梅虹转身离去的身影,宋小山感到一阵无力,本来应当浪漫的气氛却是怎幺也营造不出来。不过很快他又振奋起来,有如此美人相陪,自己满足吧,自己要加把劲才是硬道理。

  惋惜随着时间的流逝,宋小山鼓起来的气在慢慢的消失。在上第一个菜的时候,梅虹还没有回来,宋小山看了一下时间,梅虹离开都快有十分锺了。宋小山感到一阵担心,想去找她,却又担心放在地位上的东西,给她打电话吧,显得自己太浮躁了。宋小山无聊的看着隔间里一个个密切的情侣,他有点不知所措。

  当服务员上第二个菜的时候,梅虹终于回来了。宋小山有点怀疑,可是他更惊讶于梅虹的美。梅虹淩波微步般朝宋小山走来,她的脸上现出一道道红晕,而那双眼也是柔情得似乎能滴出水来,而那双丰乳即使在衣服下还能看出鼓鼓的喷薄欲出,宋小山所有的心思都已抛去,只剩下对这个女人的无穷爱怜。

  如果说没有这一段插曲的话,这个晚宴是非常成功的。宋小山施展出了自己宅男本质,虽然他看出来梅虹有点乏了,但是梅虹应当还是非常满意自己的表现的。他似乎感到与梅虹的关係是更密切了,这对今晚的举动来说是个好兆头。

  「我们回去吧,我有点累了。」在宋小山筹备展开下一步举动之前,梅虹就首先建议道。

  「这……」对于宋小山来说这是个很大的大计,他有些迟疑,不想放弃这个早就安排好的夜晚,可是又看着梅虹那精巧的脸庞,还有那渴求的眼力,他的心又彻底的软了,「也许她真的是累了。」「那我们回去吧。」宋小山有些无奈的答应了。

  「谢谢。」

  在回去的路上,两人都有些沈默。宋小山是对失控的夜晚有些不知所措,而梅虹好像有些魂不守舍,好像在想什幺问题,眉头紧锁。

  两人就在梅虹宿舍楼下分别,看着梅虹消散的身影,宋小山有些无奈的创造这个美好的夜晚没了,这样的好机会居然白白糟蹋了。宋小山有些烦恼,他不知道问题到底出在哪里,也有些茫然失措。他就在梅虹宿舍楼下花坛里的长凳上坐着,气象还有点凉,他紧了紧衣服,却又在那患得患失。

  「你怎幺过来了?」当一个娇嫩的女声传来的时候,宋小山一阵激灵,这是……这是梅虹的声音,她怎幺下来了,她在对谁说话呢?宋小山不笨的头脑一下子窜出一大堆疑问,然后一个可怕的想法盘踞他的头脑,而他也彻底的发蒙了。

  他透过树丛看向声音传来的方向,那熟悉的身影,无数次魂牵梦萦的身子在另外一个男人的怀中,梅虹把头埋在男人肩膀上,是的,高挑的梅虹只到那个男人的肩膀处。但是,宋小山头脑顿时空白了,忽然恼怒了,这是我的女人。

  宋小山想立刻冲出去狠揍那个男人,不过此时梅虹牵住男人的手,向另一边的树丛走去,那里比宋小山这边的树还密,而且更加隐蔽,绝对是男女私会的精良场合。

  此时无数的想法冲击着宋小山,他不知道该怎幺处理眼前的情况了,作为宅男的他这种事情从来都没有经曆过,但是他一狠心还是快步跟了上去。

  当他再次看到梅虹和那男人的时候,梅虹就坐在男人的大腿上,宋小山感到非常扫兴,因为他看出来梅虹是自愿的,她是安心高兴的坐在男人的腿上的。而那可恶的男人尽然伸出一只手在梅虹的衣服里摸索。

  「轻点!」梅虹对男人的摸索有点不习惯。

  「半年了,我能把持住吗?」男人不理会梅虹的牢骚,持续用力揉着梅虹的身子,从梅虹脸到脖子他都不断的吻着。

  「嗯,」梅虹居然呻吟了起来,显然男人的挑逗起到了效果,「瞎说,你刚才不是已经有一次了吗?」刚才?什幺刚才,刚才她不是一直都跟自己在一起吗?宋小山感到很怀疑,不过很快就犹如一阵闪电击中了他,他愣住了,刚才不会是在晚饭之前梅虹上洗手间的那段时间吧。想起当时梅虹那娇翠欲滴的脸,那代表什幺,宋小山忽然感到一阵恼怒,本来他们在那会幽会了,而且梅虹也在「刚才」被这男的糟蹋了。

  宋小山感到什幺东西破碎了,脚下也是一软,把住边上的树才堪堪站住。

  「想我了吗?」男人收住自己的吻,看着梅虹的脸问道。

  「想,好想你啊!」梅虹急切的答複。

  「想我哪了?」男人对梅虹的答複很满意,又吻上了梅虹的耳朵。

  「嗯,哪都想。」梅虹对男人的吻反响很大,仰着脸呻吟般回应,而月光落下,照在她的脸上,发出一轮圣洁的光晕,宋小山一阵癡迷,这个女人真美啊。

  可是宋小山又感到一阵悲凉,两人显然不是初识,而且早已熟门熟路。这个男人比自己早佔领了梅虹,而且现在还盘踞着梅虹的心。

  他想起那个幸福的淩晨,他并没有看到传说中的落红,但是他安慰自己,这个女人怎幺可能没有过往呢,现在属于自己就知足吧。他想起吃晚饭的时候,梅虹那忙乱的寻找的神情,看到短信之后的促离去,然后是那样的回来。这些现在都让宋小山感到了迷惘,这个女人是属于自己的吗?

  男人显然不满足现状,他把手伸进了梅虹的裤子里,一下子就盘踞了要地。

  「呜~ 」梅虹又是一阵呻吟,是那种满足的饑渴已久的呻吟。看到女人如此的反响,男人脸上浮现出一丝笑意。这时候的宋小山很恨自己为什幺会有这幺好的视力,他看到那个男人的笑就感到一阵噁心。

  男人想把梅虹的裤子拉下来,这时梅虹赶紧拉住,「不要在这里!」「没事的,以前咱们不也来过吗?」或许是想到以前的种种,梅虹放下手,反而抱住了男人的脖子。男人轻轻的拉着梅虹的裤子,梅虹也乖巧的擡了擡屁股,配合着男人的动作把裤子拉下。涌现在宋小山眼前的那段如白藕般的大腿,对于他来说,只有在那个醉酒的夜晚,那个幸福的淩晨看到过,可是现在梅虹却大慷慨方裸露在另外一个男人的眼前。

  宋小山的喉咙都要干了,那种枯涩的感到令他窒息。

  梅虹的裤子就这样挂在腿上,而男人则抚摸着梅虹的大腿,很惬意的在那娇嫩的肌肤上抚摸。

  「宝贝,我想要你!」男人提出了更加过火的请求。

  「不行,不能在这里的,会被人创造的。」梅虹显然不放心在这样的环境中产生关係,但是她的矜持在男人的一阵湿吻之下彻底放弃了,任男人为所欲为。

  宋小山不禁想起那个醉酒的晚上,也是在他三两下攻击后,梅虹就放弃了自己的防线,难道梅虹就是这幺一个敏感的女人吗?可是想到接下来将要产生的事情,宋小山一阵黯然,他想冲出去打断他们俩,至少也要製作出点麻烦来禁止他们。那他怎幺办?怎幺办!

  而此时,那个男人已经成功的脱下梅虹的内裤,并且在梅虹的秘处不断的扣弄,抱住梅虹的另一只手也环过身子抚弄梅虹的乳根。梅虹已经处于迷失状态,男人给她的刺激使他忘记了现在的环境,然后不断的发出呻吟,渴求男人要她。

  「宝贝你真的是水做的啊!」宋小山望见男人从梅虹的私处拉出一条水线,在月光之下发出晶莹的光线,他一时看呆了。而梅虹则害羞的躲到男人胸膛上,粉拳还不断的落下,「就你使坏,就你使坏。」「哈哈哈……」男人开心的笑起来,这时连宋小山也不得不承认这个男人很有魅力,他掌控女人的能力足以让女人迷失在他的怀抱。

  男人从裤子中放出自己的雄根,令宋小山惊呆的是梅虹居然不顾羞,握住男人的雄根,轻轻撸动起来。她可从来都没对宋小山做过这样的事情。

  「哦,舒服。」男人对于梅虹的服务非常满意,发出一声呻吟。

  「又这幺大了!」

  「那当然!」男人对自己的资本很自负,而他的确有自负的资格,宋小山跟他比较也自觉小了一圈。

  「来吧!」男人发出了最新的指令,显然他也忍耐不了这刺激了,想要展开一场白刃战。男人双手环住梅虹的腰,使她面向自己,梅虹则握住男人的雄根慢慢坐下。

  「哦!」男人和梅虹同时发出了一阵呻吟。而宋小山却是彻底软倒,完了,梅虹和那个男人联合了,宋小山感到自己彻底失去了梅虹。

  「舒服。和你的小男人比怎幺样?」男人戏谑的看着梅虹。可恶,宋小山悲慼的想道。

  「现在不要说他好吗?」梅虹很不满意此时提起宋小山,她用力抱住男人的脖子,身子不断高低起伏,呼吸也急促起来。

  「呵呵。」男人倒没有*迫梅虹答複,只是抱住梅虹的粉臀,配合着梅虹的动作,却任由梅虹主动抽插,而自己把头埋进梅虹的胸前,不断的拱着。

  可怜的宋小山却忍耐着女朋友出轨的屈辱,还有那活春宫的刺激,他悲哀的创造另外一种禁忌的快感涌现,而自己的老二也竖起旗桿造反了。这个女人本来应当是自己的,今晚本来应当是自己享用她的身材的,可是此时却是另外一个男人在恣意享用。宋小山狠狠的撸了几下自己的老二,好像是一种发洩,可是更强烈的快感冲击了他,令他捨不得停下自己的动作。

  「哦,我要到了!」梅虹居然这幺快就要高潮了,听到梅虹的娇吟,男人开端快速高低耸动,他要给梅虹创造更激烈的高潮。

  随着男人的耸动,梅虹已经完整不能自己,呻吟也嘶哑了,就是抱着男人的脖子享受男人的冲击,然后宋小山看到梅虹一阵发抖,瘫软在男人的怀中,随后还不住的抽搐几下。男人温柔的抱住梅虹,在梅虹背上轻轻摸索,等回过魂的梅虹呼吸安稳,男人又叼住梅虹的香唇亲吻起来。

  看着梅虹在别的男人的冲击下高潮,宋小山的泪也不知不觉落了下来。这个还有点凉的天空下一边热火沸腾,一边冷气冲天,夹在中间的宋小山麻痺了,那种心伤的刺激让他似乎失去知觉。他把一腔怨愤宣洩在自己的老二上,可是奇怪的是,今天的他即使有这幺刺激的场面,他也没有那种射精的感到,而自己的老二没有淫液的滋润也有点疼了,这种疼更是刺激得他忘乎所以,他感到这是对自己的一种虐待,一种处分。

  这时,梅虹和男人的第二轮已经开端。男人把梅虹反转过来,这样他的双手可以抓住梅虹的双乳,肆意的把玩。经过一轮高潮,梅虹已经有点脱力,只能微趴着身子,仍由男人激烈的冲击。

  宋小山看见了梅虹的脸,那是一张陶醉的脸,是的,她在享受,享受男人给她的无穷快感。但是,此时的宋小山看到梅虹的样子不再感到屈辱,反而感到那种驯服的快感。

  性器的碰撞声,女人的呻吟声,男人的喘气声,不断的传进宋小山的耳中,他可以看见性器联合处那晶莹的闪光。他似乎能回到那个醉酒的晚上在梅虹秘处冲击,而那种冲击的快感开端涌现在他的脑海中。而他感到自己可以化身那个男人,肆意的玩弄梅虹,让她欲仙欲逝世。

  梅虹弓起了身子,头极力的向后仰,与男人的脸颊摩挲在一起,而男人双手抱住梅虹的腰,开端专心快速的耸动。

  「给我,给我吧!我又要到了!」梅虹似乎又要高潮了。

  「宝贝,一起来,一起来!」

  男人也是快要到了,他开端加速耸动。宋小山也感到到了高潮的来临,那种种快感一阵阵袭来,然后自己的头脑一次次麻痺,似乎已经魂飞魄散。

  「啊!」梅虹的压抑的娇吟如断线的风筝,刚呼出又戛然而止,那弓起的身子犹如放出箭的弦,发抖几下后,彻底鬆了,然后瘫软在男人怀中,娇弱的贴近男人的肌肤。

  「宝贝,我也来了!」在梅虹高潮后不久,男人最后几下激烈的冲击,然后在梅虹的身材里放出子弹,用力抱住梅虹的身子只剩下急促的喘息。就在这时,宋小山感到身材内的一条热道涌动,然后那热道冲破身材,飞出体外,宋小山脚下一虚,软倒在地。

  「宝贝,舒服不?」

  「嗯。」

  两人说完这两句后,一下子陷入了静默,诡异的没有一点声音。然后两人默契的穿好衣裤,接着却又拥抱在一起。

  「想我了吗?」男人问道。

  「想,经常想。」高潮过后的梅虹显出无穷的柔情。

  接着两人又恢复安静,头靠头摩挲起来。

  「那个男人?」听到男人问起自己,宋小山又从空虚的麻痺中回複过来,想听听梅虹对自己的见解。

  「他是个好男人,如果以前没有遇见你,我会考虑嫁给他的。」梅虹迟疑了一下,还是说出了自己的想法。不笨的宋小山听出了话外音,顿时扫兴异常,本来自己只是一场空欢乐,抱得美人归的人并不是自己。

  「那就好好爱护他吧。」思索一阵后,男人警惕的说道。

  听到男人这幺说,梅虹一下子坐了起来,紧盯着男人的眼睛,宋小山也没来由的一阵紧张。

  「呵呵,宝贝,你又不是不知道我的情况。」

  梅虹眼里闪过一丝黯然,又瘫软在男人的怀中,却是不知道在想什幺。

  「好了,天凉了,你也早点回去休息吧。」见梅虹这幅样子,男人实在不忍心,就警惕的建议道。

  梅虹却不接男人的话,只是默默的站了起来。男人环住梅虹的腰,让梅虹向他靠紧一些,然后向梅虹的宿舍楼走去。

  现场只留下瘫软在地的宋小山,只见他一双泪眼呆呆望着他们远去的方向,他不知道自己该干什幺,他要去哪?梅虹不爱自己,她的心中只有别人,她的一切都是假象。他又摇摇头,不,是自己从一开端就不能配得上她,是自己癞蛤蟆想吃天鹅肉。

  他摇摇晃晃站了起来,朝梅虹和那男人豪情之地望了一眼,就颤颤巍巍的向远方走去,街道上都是一对对密切的情侣,可是宋小山却只剩下那路灯照射下越拉越长的身影与他相伴。

  

Contents


严选免费成人小说
被俘虏的白富美单亲妈老师        不可思议的团体旅行       我和我的猖狂掉常女同伙        与曾经的梦中情人在家里偷情       失恋后的香港sex派对
给女同事手淫        师师之调教小白        熟女        超级保险套推销员
和海归的缘分        


    警告:本站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陸地區訪問,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沉迷於成人內容!
    WARNING: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,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-Years-Old !
    页面更新.